侍佣在外面给连城烨打完了电话,又待了会儿,才一脸为难之色回到病房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院方说三位少爷曾吩咐过,没有他们的允许,任何人都不许带您离开医院。”这是连城烨教侍佣说的拖延之词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,连城老爷子顿时怒道,“他们这是在软禁我么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您现在的身体状况,不适合出院。”唐安歌淡声劝道,“他们不让您出院,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。”

    但连城老爷子要出院的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唐安歌劝了几句,见老爷子无动于衷,便放弃了。

    最先赶到医院的是连城烨的二哥连城谨行。

    相比无论是长相还是气场都很有侵略性的连城烨,连城谨行则是温雅绅士的贵公子,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从容。

    一身熨烫平整、剪裁精锐的西装完美勾勒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,肩宽腰窄,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斯文贵气的金丝眼镜,大概常年坐办公室的原因,他的皮肤比较白皙,而深邃立体的五官,也是挑不出毛病的俊美无瑕。

    虽说今年三十四了,若让不知情的人来猜,定会觉得连城谨行年龄在三十以下。

    非常具有欺诈性的容貌。

    唐安歌见眼前这个男人的次数,比连城烨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回唐家后,父母为了让她融入上流圈子,会带她出席各种重要宴会,认识一些政商名媛;而身为连城家族交际官的连城谨行,总能在各种宴会上看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次,连城谨行和她哥还是朋友,来过家里。

    但和她仅限于点头之交。

    “连城二少。”唐安歌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安歌,你可以跟阿烨一样叫我二哥。”连城谨行温笑,语气优雅提醒她已经跟连城烨结婚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是接到了弟弟连城烨的电话,立刻从公司赶过来的

    “我有二哥了。”唐安歌有点儿固执道。

    连城谨行也没坚持,“那你叫我二少,把姓氏去掉,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唐安歌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听说您闹着要出院。”连城谨行在病床边坐下,“您是在这儿住得不舒服,想换一间医院?”

    “待在医院,夜里失眠睡不着,我要回家!你去办出院手续,想劝我住院的话就免了。”连城老爷子强势说道。

    连城谨行优雅从容的语气里透着强势,“您不能出院,若您在这家医院住着不舒服,我安排给您换一间,北斯城的医院您都住不惯,咱去京都。”

    “谨行,去了京都,我就可以活久一点吗?”连城老爷子问他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话题,连城谨行身上散发的霸道气场一下子焉了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气氛,变得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连城老爷子深吸一口气,平和说道,“连小安歌的舅舅都宣布判决了,不管我是待在家,还是住在医院,最多也就只剩三到四个月余的时间。与其在医院数着日子等死,我更希望在家里度过最后的时光,起码我能快乐一些。就算回家只能活两个月,也比在医院苟延残喘三四个月好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做不了主。”连城谨行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余生,我自己做得了主,你们不给我办出院手续,我自己去办!医院不办理,我就半夜偷溜回去。”连城老爷子这架势,明显是要抗争到底。

    连城谨行一言不发抓起放在病床旁桌上的苹果,在西裤上擦了擦,便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啃完一个苹果,连城烨也终于从部队赶到医院了,他连身上的制服都没来得及换,身穿一袭帅气军绿色的特种作战服出现,病房里的气息瞬间都变了,强大的威慑力让人有些呼吸不畅!

    连城老爷子见到幺孙这副威严逼人的形象,也忍不住有些犯怂。

    “爷爷,听说你要出院?”连城烨皱着眉头问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连城老爷子将刚才对连城谨行说的那番话,给连城烨说了一遍,包括他要半夜偷溜出医院的威胁。

    连城烨思索了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他说,“我打个电话问问安歌的舅舅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虽说安翊笙院士不太待见他,好在公私分明,他爷爷的病,安翊笙院士一直都尽心尽力的。

    连城烨先是打了个电话给安翊笙,将老爷子想出院回家的意愿告诉安翊笙,询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